产品分类

公司简介

上虞市宏兴针织有限公司,是一家拥有进出口自营权,专业生产出口中高档单双面针织面料、时装面料、女装面料、针织坯布、双面针织布、单面针织布、罗纹布、圆筒布料等系列产品的公司,产品主要包括:毛圈(巾)布(二线纬衣,三线纬衣,绒布,天鹅绒等)、复合布、衬垫布、大小循环彩条布、无缝圆筒布(门幅5英寸-40英寸)、提花布、网眼布、汗布、 棉毛布等, 采用丝、毛、麻、棉、晴、涤、植物纤维(天丝,大豆,树脂,莫代尔等)和各种混纺原料,远销韩国、日本和欧美等国家及地区。

成员博客

资源与链接

访问数:1986065

联合印刷图库乖乖图库

家人战友讲述铁血艇长背后鲜为人知的故事


更新时间:2019-10-29  浏览刺次数:


  他被人称作“铁人”,为完成任务能插着胃管坚持工作;他有个外号叫“铁面包公”,因为他常常铁青着脸把战士推到深海里练游泳;在妻子眼里,他是个不折不扣的柔情男,多才多艺,会吹口琴、打篮球、踢足球,嗓音还特别好……北海舰队某潜艇支队315艇原艇长蔡一清牺牲后,人们发现在他的铁血硬汉身影的背后,其实藏着的是一颗“棉花”一样细腻而温暖的心。近日,本报记者先后走访了蔡一清生前所在的部队、赛马会内部中特料住所,通过他的家人、战友了解到这位铁血英雄背后鲜为人知的故事。

  “要带出一支嗷嗷叫的部队,必须要有小老虎精神!”这是蔡一清写在日记里的带兵感言。在某潜艇支队,官兵早上按规定要跑3000米,315艇上的官兵必须跑5000米;游泳训练一般要游1000米,315艇上的官兵必须游2000米;值更人员独操考核为60分及格,315艇上的官兵必须80分及格……类似的标准还有很多。在315艇,蔡一清的治兵严厉是有名的。

  林晓晖回忆说,自己是2004年4月份来到315艇,刚开始的时候因为怕水从来不敢到深水区游泳,当年8月的一天,蔡艇长在训练后突然集合了包括小林在内的4个战士,用橡皮艇载着他们向海里开了约60米远。就在几个人一头雾水的时候,蔡艇长给他们每人腰间拴了一根绳子,绳子另一头系在橡皮艇上。然后把他们一个个扔到海里练习游泳。林晓晖说,呛了几口水,由于害怕,他不断地往橡皮艇上爬,可每次都被蔡一清无情地重新推回到海里,蔡艇长鼓励他们说,“老是不敢下去是永远都学不会游泳的!”就这样,在海里折腾了1个小时后,林晓晖终于找到了一点游泳的感觉。

  连续三天,林晓晖学会了在深海游泳。为此,他和很多新战士在背后给蔡一清偷偷起了一个外号:“铁面包公”。“当时觉得很委屈,这样的训练方式,让我们几个新战士心里都有点怨恨他,我甚至一度想到退伍。”林晓晖说,但后来他发现,其实在蔡艇长冷酷的外表下藏着棉花一样的心。蔡一清有一个笔记本,里面密密麻麻地记的全是战士的个人信息,包括特长、家庭情况、专业水平等。他能准确说出艇上每个战士的名字、籍贯和生日,连每个人的脾气性格他都一清二楚。

  林晓晖参观蔡一清的遗物时,从一本笔记本中看到这样一句话:“林晓晖谈话时透露,转业时想留在地方机关,记得考虑推荐。”除了自己,笔记本里还记着其他战士的信息:“成科:家庭有些困难,想回家做小生意……”、“文念:父母在外打工,对父母身体担心……”林晓晖说,他现在一出海就想蔡艇长,因为自己是在水里真正“认识”蔡艇长的。

  “艇长还有个习惯,就是经常不定期给战士家中打电话。”士官刘学久回忆说,一次,在给电工班长白涛家中打电话时,得知白涛母亲骑自行车摔到桥下,住进了医院,他立刻叫来白涛,批了假让他回家照顾母亲。后来,得知蔡一清牺牲的消息,白涛的母亲失声痛哭。还有一次,战士张培杰得了痔疮,去了几家医院都没有治好。蔡一清知道后急得团团转,最后他竟让自己学医的父亲赶来部队,用针灸疗法一周内治愈了小张的病。“他既能铁青着脸把战士推到深海里练游泳;他也能默默地找来学医的父亲为战士治痔疮……这就是我们可敬可爱的铁血艇长。”林晓晖说。

  皮肤黝黑、身板硬直、声音浑厚有力是316艇艇长张宣付给人留下的第一印象,谈到蔡一清,张宣付第一句话就是:潜艇作战要求的是“百人同扛一杆枪”,而艇长就是这杆枪的“灵魂”,蔡一清把这个“灵魂”的角色扮演得相当成功。

  在某潜艇支队,316艇常被称为是315艇的姊妹艇,在两个艇长的带领下,队员们在训练、业务等方面经常暗中“赛跑”,这也磨炼出很多优秀的队员。正因为如此,暗中竞争的两个艇长互相欣赏,结成深厚的友谊。对于蔡一清,张宣付有很多话要说……

  “我比他大四岁,和他是校友,在学校比他大三级,但他和我在同一年当上艇长,由此可见他是多么优秀。”张宣付说,他和蔡一清有很多的相同点:都是地方生考的军校。2001年的时候,两人一同干到同一个岗位:副艇长。之后又几乎在同一时间报考了在职研究生。“我俩就这样在不同的艇上比着干,2002年组建两艘新艇,我俩分别去了这两艘艇,2005年同时当上艇长。他比我小那么多,却比任何人进步得都快,本身就带给我一种压力,也勉励了我。”张宣付说,也正因为如此,他才比一般的人更理解蔡一清。

  “蔡一清牺牲后,很多人都在问,为什么不能等到靠码头再去看?他为什么非要自己去,派别人去不行吗?说心里话,我太了解他了,他对事业的那种完美追求,决定了他不会等,也等不及!”张宣付打了个比喻,每个潜艇都是有性格的,艇长的性格潜移默化地影响自己的潜艇。315艇的性格就是严谨、正规、争第一。蔡一清在某些方面有点像电视剧《亮剑》中的李云龙。

  “努力争第一是他一直追求的目标。他篮球打得很好,大家都叫他‘麦蒂’,他具备那种经常力挽狂澜的水准。我俩竞争的项目还有篮球比赛。为打赢我们,他带着队员们积极训练,甚至提前设计严密的战术。”张宣付说,蔡一清就是那种把球场也当练兵场的人,如果不牺牲,他应该是未来的将星。

  谈到神秘艰苦的水下生活,张宣付总结说,潜艇的特点就是“三多、三少”。三多就是管线、阀件多,困难风险多,职业病多。三少就是少水、少空气、少阳光。“官兵们在深海大洋中,见不到一缕阳光,吸不到一口新鲜空气,哪怕是日常最普通的淡水,每天都只能限量供应一杯。最长的时候一个多月都无法洗澡,很多官兵因此患有皮肤病,此外还有肠胃病和风湿颈椎等‘职业病’。”张宣付说,蔡一清就患有很严重的肠梗阻,2003年10月底动过一次手术。由于治疗期间正赶上新艇进行模拟训练,蔡一清特意请求医生:采取最痛苦的保守治疗。“那些天,医生每天用一根导管,从蔡一清鼻孔插到胃里吸积液。他强忍着,在病床上躺了5天。第6天一大早,他就回到艇上,参加海训前的装备检测。当时在队里看到他时,他身上还插着根管子。”张宣付说,这个“竞争对手”让自己既感动又钦佩。

  15日,记者在蔡一清的家里看到,由于太思念儿子,两位老人在家里挂满了蔡一清的照片,他生前的遗物一顶军帽就放在孙子的卧室。蔡一清的父亲说,儿子走后他母亲一年多来几乎就没出过门,每天做的最多的事就是擦拭儿子的所有照片和物件。

  在卧室里,蔡一清夫妇的结婚照就挂在床头,照片上,“新娘”万颖面色红润、体态丰腴。但当面容憔悴、身材瘦小的万颖出现在记者面前时,记者竟没有认出她来。“知道他突然离开后,10天之内我瘦了15斤,哭晕多少次自己都不知道,只记得很多人告诉我,‘嫂子,这才几天,你脸咋都是黑的了?’”万颖平静地回忆说,自己过了3个多月都不能接受自己丈夫离开的现实,因为对她来讲,丈夫几个月不回家那是常事。隔了这么久,自己已经恢复很多,现在的脸庞比以前胖多了。

  “他是家里的精神支柱,像一棵大树,有他在一大家子人心里都很踏实。他一走,我就必须站起来,承担接踵而来的很多问题。”万颖说,有时候实在受不了了,就会找个好朋友,拼命地大哭一场,自己实在是太想丈夫了。

  2002年,万颖的母亲去世时,蔡一清对伤心欲绝的万颖说:“坚强点,你的后半辈子还有我疼你。”讲到这,万颖停顿良久,眼泪忍不住地往外流,她告诉记者,蔡一清是这么说的,也一直是这么做的。虽然很少着家,但只要双脚踏进家门一步,他的所有心思都在妻子和孩子身上。

  “他一直都是我敬仰的偶像,现在是,以后也是……”别人眼里的“铁面包公”,在妻子眼里是个不折不扣的柔情男,万颖说,丈夫多才多艺,会吹口琴、打篮球、踢足球,嗓音还特别好,曾去电视台主持过节目,年纪轻轻就是正团级干部,这都是自己崇拜并感到自豪的地方。丈夫和自己有一个共同的爱好,就是爱看电影,很多晚上,夫妻俩等孩子睡着后就会手拉手去万达电影院看场电影,看完后再手拉手散步回家。后来为了省钱,俩人就租碟回家猫在客厅看。

  在蔡一清的办公室里,万颖看到了他近万字的笔记,还有数不清的海图和潜艇构造图,才知道自己的丈夫多么热爱部队的事业,并为热爱的事业付出了多少。在笔记本中,万颖还看到了丈夫的日记本,其中最新的一页上工工整整地记着“关于2007年儿子的学习生活计划”,其中清楚地写着“可以适当教晨晨简单的英语单词”、“培养他对数字的敏感性”、“如果回家,早上6时30分到7时,晚上饭后30分钟和晨晨散步,加深感情”……

  这些年,蔡一清和妻子床头上,一直摆着两个潜艇模型,一个是中国的,一个是外国的。现在,万颖终于明白了:丈夫对自己的事业爱得有多深!蔡一清牺牲后,万颖从丈夫的遗物中找到了一本相册——里面是全家的照片,相册都被丈夫翻卷边了。战士告诉万颖,艇长每次出海,都带着这本相册。4029香港摇钱树